N Chapter1

早上7點,一座城市復甦最完美的時間點,一天的進程即將再次開始,一切都看似被安排得極其合理。

張玥檸被鬧鐘叫醒的時候,隻感覺自己的頭又是一陣熟悉的隱隱作痛。

該死,好像自己昨晚又濕著頭髮睡覺了。

最近一段日子,雖不比退役之前的訓練和比賽辛苦,可年底接連多場的國內外培訓,還有即將到來的次年第一季度的國際賽事,諸多總結報告和推廣預案等著上交,再加之本月還有2-3篇雜誌專欄的文章需要趕稿,多重工作安排接踵而至,就算每晚都是至少兩杯以上的咖啡,可張玥檸還是感到了久違的力不從心。

昨晚洗完澡已經筋疲力儘,連吹頭髮的力氣都冇有,張玥檸便直直地窩進了被子裡昏昏欲睡。

可昨晚的這一覺卻睡得並不沉,一晚上輾轉反側,被夢驚醒數次,無奈之下半夜又起身吞下兩片艾斯挫侖,直到天矇矇亮時才昏昏沉沉睡了兩三個小時。

而此刻除了頭痛,還渾身痠軟。

原來淺睡眠比完全睡不著更折磨人。

這感覺和多年前被重大比賽牽製著的緊張神經簡直一模一樣。

張玥檸揉了揉太陽穴,強撐著起床,在旁邊的沙發上隨手撿起睡衣套上,然後徑直走到客廳,倒了杯溫水,從玄關抽屜裡熟練地摸出了eve,撇出兩顆,用水送下。

最近一段日子,都是這麼過來的,美式、艾斯挫侖以及eve,好像已經成了日常生活裡的標配。

冇退役之前,每每遇到重大比賽的前一晚,失眠和偏頭痛對於張玥檸來說都是常事,而安定片和止痛藥也成了她多年來包裡隨身必備的物品,為了讓自己每時每刻都保持最佳狀態,但凡有一點不適,她都習慣性用藥物來快速進入睡眠或快速緩解疼痛。

冇想到球拍已放下多年,這老毛病依然還是存在,第一時間吞下eve似乎也已成了她的習慣。

以致於剛剛吞下藥的那一秒她纔想起,如今自己有胃病,程啟鋒曾無數次叮囑過她不能再空腹吃止痛片,會更加嚴重傷害到胃粘膜。

不知是數年前去美國留學的那一年長期水土不服因而落下了病根,還是眼下上海過於繁重的工作量致使她的三餐每日都無法按時,最近隻感到自己的腸胃越來越脆弱,而某種難以言喻的不適感也在近一個月以來愈演愈烈。

可此時的她根本顧不上那麼多,如果不在最短的時間內控製這瘋狂肆虐的痛感,隻怕會影響到她一整天的精力和情緒。

頓感一陣悶熱,似乎有點透不過氣來,張玥檸快步走到窗邊拉開遮光窗簾,推開窗戶,清晨的風有些涼涼的,吹在臉上,總算是降了溫。

幾分鐘後藥效起了作用,頭痛也總算緩解了不少,可腦袋還是一陣陣地眩暈。

窗外的城市即將再次甦醒,新的一天依然有新的工作量在等待她。

於是,顧不得身體尚還存在的不適感,張玥檸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化妝、整理頭髮,打開冰箱剛準備用現有的食材給自己準備一頓常規的早餐。

可就在打開冰箱看見食物的那刻起,她胃裡一陣胃酸急流上湧,讓她下意識地不斷做著吞嚥動作。

張玥檸拍著自己的胸口,在原地冷靜了幾秒,再看向冰箱內的食物。

得,好像什麼也吃不下去。

正在原地愣神,遠處的手機裡進來了一通電話。

“喂,院長”

“玥檸,今早來辦公室找我一趟,有事要安排。

“好好的,我這就出門。

胃部的不適感還在陣陣翻湧,喉嚨裡不斷反酸,以致於張玥檸在接聽宋正海的電話時氣息都顯得短促和踉蹌。

“你這聲音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張玥檸向來耐力極強,麵對工作也始終官方敬業,而剛剛電話裡的不尋常的迴應也讓宋正海心裡起了疑惑。

“冇事兒,院長,我一會兒就到。

“好,路上注意安全。

冇吃早飯,張玥檸直接出了門。

驅車抵達學院門口,下車之前她對著後視鏡看了看鏡中的自己,即便化了妝還是遮不住她近日來那張明顯睡眠不足的略顯蒼黃的臉,不由地長歎一口氣。

“你好,兩杯冰美式。

跟往常一樣,張玥檸基本每天都會在學院門口的咖啡館買咖啡,尤其是在偏頭痛發作的時候,一杯咖啡能夠多少緩解幾分痛感。

從前她愛喝的一直是拿鐵,可好像自從來了上海工作以後她開始越來越愛苦澀的美式,似乎那種濃烈的苦味纔可以真正地給自己提神。

可下一秒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猶豫了幾秒,改口對服務員道:“麻煩兩杯都換成熱的吧,謝謝。

從前的她就愛在大冬天喝冰美式,她說這感覺比夏天喝起來還要酸爽,程啟鋒每次都想製止她,可一次都冇成功過。

他自知管不住她,隻得無奈地搖搖頭,說她太狠太任性。

後來她有了胃病,程啟鋒就主動攬下了管理她日常飲食的責任。

當然,這純屬他單方麵的作為,她是個什麼樣的倔強的個性,他自然知道。

她在北京的時候,他還勉強能管得住她,哪怕冇什麼時間自己做飯,他最起碼也能當麵監督著她點。

他不再讓她喝咖啡,每天早餐的標配都被他強製換成了熱牛奶。

可她最不愛喝的就是牛奶,她總說讓她每天喝牛奶不如讓她每天去樓下喝杯豆汁算了。

他並不理會,每天都是監督著看她喝完。

後來她被調來了上海工作,他隻能降低標準,幾次三番叮囑她如果冇有熬夜的計劃,能不喝就儘量不喝。

當然,如此天高皇帝遠的距離,她能夠做到配合他的次數還是極少。

今天早上胃酸和偏頭痛同時來襲,她隻得選擇聽了他一半的話,將常規的冰美式換成了熱的。

張玥檸剛剛走到宋正海的辦公室門口,宋正海率先看到了她:“玥檸啊,快進來。

“院長,喝杯咖啡吧。

“謝謝,”宋正海抬頭望了一眼張玥檸,眉頭不禁迅速皺起:“你這怎麼了?臉色這麼憔悴,剛打電話我就聽出來了你聲音也不對,你確定冇有哪兒不舒服嗎?”

張玥檸順了順自己額前的劉海,笑了笑:“真冇有,應該就是昨晚冇睡好。

宋正海凝視她半晌,歎了口氣:“最近你的工作量確實大了些,是我欠考慮了今天,正好,把你目前手上的一些工作挪一部分給方瑩,給你自己兩天時間,緩緩。

“瑩瑩最近也不輕鬆吧”張玥檸苦笑一番:“院長,還是算了,我克服一下,年底了培訓多,總結報告也差不多完成一大半了,我再堅持一兩個月應該冇啥問題。

宋正海笑著搖搖頭:“其實我今天找你來,確實是還有另外的任務要派給你,不轉移一部分工作出去,就算你有三頭六臂怕也是忙不過來了”說著,他拿起麵前的咖啡喝了一口,目光轉移到了電腦螢幕上:“今天今天是周幾來著?”

“今兒個週四。

“啊對對對,這兩天我也忙糊塗了,”宋正海把手放在額前揉了揉太陽穴:“下週下週二,丹麥那邊兒會帶著他們重點培養的一個青少年訓練營到國家隊進行為期一週左右的訪問學習,你過去一趟。

張玥檸表情一怔:“下週二去北京?”

“下週二他們一大早就到了,你最好能提前一兩天過去。

“院長,這一定得我去嗎?”

“那當然,國際培訓和推廣任務一直是你負責,隻不過之前基本都是出國,這次人家丹麥隊想來咱們國家隊培訓,順便也算是考察學習了。

“可”張玥檸緊擰雙眉,輕咬著嘴唇,雙手不停在桌下攥著拳頭,額前也開始不斷冒汗。

“嗯?”宋正海原本一直緊盯電腦螢幕的目光隨之轉到了張玥檸身上:“你這兒有什麼問題?”

張玥檸低著頭,還是冇說話,隻是儘快調整了自己明顯已經失了神的表情。

可宋正海畢竟帶了她那麼多年,就算張玥檸此刻努力強裝著淡定,眉眼間的不安還是露出了端倪。

他乾脆開門見山:“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還怕見著啟鋒?”

“冇有,冇有,”她趕忙矢口否認:“冇有的事兒,跟他沒關係。

可顯然,宋正海並不買賬。

“玥檸,你這個倔脾氣真得改改,婚姻和談戀愛到底是不一樣的,遇到問題一直逃避冇用,得想辦法解決,趁此機會見麵,也許把話說開了,倆人就冇事了。

“院長,你真的誤會了,確實確實和他沒關係我就是最近挺累的,擔心自己冇有最佳狀態來完成這場培訓而且手上積壓的工作也很多”

“你放輕鬆,不用時刻對自己的要求過於嚴苛,”宋正海擺了擺手:“連我在內包括所有國家隊的教練和領導,從冇對你的心理素質和能力產生過一丁點的懷疑,從前你是賽場上最讓人放心的隊員,如今你退役了還是一樣。

工作多我知道,所以才讓你給方瑩那邊交接一部分出去。

見張玥檸冇立即接話,宋正海接著正色道:“既然不是因為啟鋒,那就更好辦了。

你們都是世界冠軍,如今都退役了,但還是堅持在乒乓球這個領域裡做著不同的貢獻,相信你們都能公私分明,共同完成好這次培訓。

不要因為個人情緒影響到工作。

玥檸,你這麼冷靜的個性,這個道理,我想你應該能明白的。

“是我我明白”

“這樣吧,你把近期比較棘手或者比較著急的幾件工作都交給方瑩,等你這次從北京回來,我給你批一週的假期,給你好好休息,你看呢?”

眼見著跟前時間緊、任務重,且實在冇有更為合理的理由推脫,張玥檸隻得點頭答允。

“另外,我還得再囉嗦一句題外話”宋正海站起身拍了拍張玥檸的肩膀:“你和啟鋒,不能再繼續這麼冷戰下去,還是希望能藉此機會,在不影響任何工作進度的前提下,你們能坐下來好好聊聊,把誤會解釋清楚,儘快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來。

“好的,院長,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嗯,今天會給你訂好機票,希望一切順利。

軟癮17度[乒乓]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