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Chapter8

19歲這年,對於程啟鋒來說,是他的人生轉折點。

到目前為止,暫無世界大賽經驗、甚至連世界排名都還冇有的他,因為自己與生俱來的張揚叛逆和火暴脾氣,令眾教練手足無措愁到頭禿。

就這樣,三年左右的時間,他在國家隊已經創下兩進兩出的記錄,幾乎締造了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傳奇。

這一年年末,國內的超級聯賽即將落下帷幕,原本不被任何人注意的程啟鋒意外表現優異,在收官之戰中氣場全開,力壓當時一隊包括康淩昊在內的三位頂尖主力,獲得了當時剛剛上任主教練崗位的李國亮的青睞。

在他的慧眼識珠和力排眾議之下,程啟鋒終於得償所願,第三次踏進了國家隊的大門。

能重新回到國家隊,程啟鋒萬分感激,更無比看重能成為李國亮開山弟子的機會。

李國亮對他說的那句“隻要你保證進了一隊以後好好打,我一定幫你想辦法”的話始終縈繞在耳旁,簡單的話語裡更是對他寄予了太多的厚望。

和他同期的孟霖、吳赫等隊友現在早已發展迅猛,幾乎個個都在義無反顧地朝著國家隊主力軍的方向不斷衝擊。

他有傲骨,更有野心,他已經落後但是不甘於落後,隻要能在國家隊亦步亦趨逐漸站穩腳跟,就算現在的他不是主力,甚至連即將到來的世乒賽的參賽資格都冇有,但不代表以後不是,隻要自己足夠努力,說不定連兩年後的奧運會都能夠得上。

近兩個月之後,也是春節剛結束冇多久,國家隊正式開始為今年春季的世乒賽做準備,全隊開始了集中性的封閉訓練。

當時國家隊也正逢暢行“女子技術男性化”的訓練目標。

為了幫助程啟鋒戒驕戒躁,給女隊的主力隊員做一段時間的陪練任務,便自然而然地被李國亮下發到了程啟鋒手上。

得知訊息後的一瞬間,程啟鋒雖低著頭不發一言,但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的一股不太情願的氣息,還是被李國亮這雙火眼金睛識破得徹底。

他漫不經心端起麵前的保溫杯,淺淺呷了一口道:“怎麼,你對這個安排有意見?”

實話說,他能迴歸國家隊已是萬幸,哪裡還敢對教練組的安排有什麼異議。

他隻是有所顧慮,擔心自己並不能成為一個好的陪練,不能夠在幫助到彆人的同時,也能將自己的技戰術提升一個高度。

他一直覺得一個人的個性就是他的球風,這一點在他身上算是體現得淋漓儘致,他個性張揚,一向灑脫自如,他的球風自然也一樣乾淨利落,從不拖泥帶水。

他自詡是個力量型選手,快準狠是他最大的特點,平時在男隊訓練,或是在之前參加過的一些國內比賽裡,但凡遇到的對手是比較平穩或溫吞的球風,他就很容易失去耐性,這也是為什麼他之前經常會在場上暴躁失控的原因。

他早已習慣凶狠的爆衝,可他知道這是自己自身的問題,技術不夠全麵、打法過於單一、反手能力較弱等等,就目前來說還是存在很大侷限性。

也正因為在男隊的訓練他都很難適應節奏,更彆說遭遇女隊員的那種更加溫婉沉靜的打法,恐怕他會更加難以把控。

一想到這裡,他頓感一絲無所適從。

原本他打算和李國亮淺淺表達一下自己的想法,但此刻李國亮的臉色嚴肅得讓人退避三舍,他的眼神一下慌到差點不知落在哪裡合適。

經過一番掙紮還是妥協:“我冇意見,師父,我完全服從隊裡的安排。

和程啟鋒接觸的時間並不算長,但精通人情世故的李國亮已經基本掌握了他的“七寸”。

表麵上看起來大大咧咧,但其實程啟鋒的骨子裡特彆傲嬌,性格也是吃軟不吃硬。

除此之外還有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他喜歡聽表揚,受不了太多批評。

不過,這些性格缺點在愛才惜才的李國亮看來,根本不是什麼大問題。

哪怕脾氣暴躁,可程啟鋒在實力上絕對算得上是個可以被重點培養的好苗子,他絕不希望看到今後本應該前途無量的他被性格這種客觀因素阻礙了發展道路。

因此,雖然隻是一場看似無關緊要的陪練安排,實則也包含了李國亮對程啟鋒的良苦用心。

此時此刻,他也決定對這樣一個性格鮮明的徒弟采用因材施教、循循善誘的方式來溝通。

看著程啟鋒剛剛有一絲猶豫閃過,李國亮聳了聳肩,主動開了口:“冇事兒,如果有什麼顧慮可以說出來。

“師父,我對做陪練這個安排冇意見,我隻是壓力有點大,”程啟鋒神色一緊,微頓幾分:“我覺得自己目前的技戰術還存在很大問題,現在把這麼重要的一個陪練的任務交給我,而且麵對的還是女隊的現任主力,我擔心的是陪練的效果不但不好,反而會對彆人起到反作用。

“如今你能有自省的意識,我覺得已經是一大進步了,”一掃剛纔的厲色,李國亮的臉上綻出一絲欣慰的笑:“你彆有壓力,既然決定讓你去,那自然有我們的道理,你隻要保證交給你的任務,你能靜下心來按規定完成,不要再像之前一樣那麼浮躁、那麼刺兒頭,一步一步走下去,踏踏實實的就準冇錯,其他的都不需要擔心。

至於陪練的效果好不好,那也得等到了那時候,我們才能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程啟鋒點了點頭,麵上的神色稍稍放鬆了些,冇等他說話,李國亮繼續道:“女隊員的速度和力量跟男隊員相比確實不太一樣,我也想過,前兩天的陪練一定會經過一番艱難的磨合,但這是個非常重要的相互學習的過程,不管對女隊還是對你自己來說都是好事兒。

你打法靈活,腦子夠用,就是有一點,脾氣太火爆,也太不穩重,你這毛毛躁躁的個性必須要經過磋磨,否則就算今後的你實力再強,也難成大器。

程啟鋒尷尬地咧嘴笑著,撓了撓腦袋:“師父,我明白,我以前的確太幼稚了”

“這是你第三次回到國家隊,希望也是最後一次,好好珍惜這次機會。

你的棱角如果再不磨平,那就是你自己不爭氣了。

“您相信我,我一定努力,絕不讓您失望。

”年輕氣盛的他點頭如搗蒜,鋒利的眉眼間時有一道道天然的傲氣滑過,那是來自他骨子裡的驕傲,帶著幾分堅韌和自信,眼眶卻是感激得一片濕蒙。

冇有提前安排,也冇有提前通知,臨時接到女隊的兩名主力隊員要來男隊訓練的早晨,吳赫剛剛被鬨鈴叫醒,一睜眼便看到了手機上群裡的訊息,轉頭看了看隔壁床完全不為鬨鈴所動的程啟鋒,不由分說趕緊下床直接掀開了他的被子,嚷嚷道:“趕緊起趕緊起,女隊娜姐她們今天早上就要來訓練了!”

程啟鋒被嚇了個機靈,眼睛都冇來得及睜開,聞言便猛地從床上坐起,眯著眼睛穿衣服、洗漱,和同樣手忙腳亂的吳赫在房間裡就跟打仗一樣,不知相撞了多少個來回。

男生公寓幾乎都是踩點起床,絕不放過每天早上能多睡哪怕一分鐘的機會。

日常的集合時間是7點30分,上回不知是誰提了一嘴,說7點20分起床略早,7點25分又略晚,經數次實踐證明7點23分纔是最佳的起床時間,從睜眼那一刻開始算起,到最後雙腳踏進訓練館,分毫不差。

為了能多睡上那麼一小會,如今男生公寓都非常受用,每個人的手機裡都定上了7:23(每天)的鬨鈴,並且經多人實踐證明,的確有效。

所以這般火燒火燎的節奏,他們儼然已經十分習慣。

隻不過今天早上一睜眼就收到的臨時通知,更是無意間讓這慌亂侷促的氛圍又重了幾分。

好不容易忙活落停,結果剛要出門的時候,程啟鋒居然不合時宜地鬨起了肚子。

“赫,你先走吧,幫我和師父說一聲,我晚幾分鐘到啊。

“行吧,你還真是懶牛上場屁事多,”吳赫無奈地睨了他一眼:“你可抓點兒緊啊,今天女隊梁指導他們肯定也會過來。

“我知道,我知道,我儘快,你趕緊先去,幫我請個假,最多十分鐘!”

二月的北京空氣依舊刺骨的寒冷,誰知今天外麵還淅淅瀝瀝地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灰色的雨幕籠罩在昏暗的天地之間,將清晨不到8點的天色渲染得如同傍晚一般。

儘管都是冬季,但相比燦爛暖陽的天氣,陰雨天的陰沉氛圍看上去好像總是更冷一些。

程啟鋒本能地打了個寒顫,出門前從衣櫃裡翻出一件最厚的羽絨服套上,拿起角落裡的雨傘便著急忙慌地下了樓。

此時已過了每日訓練的集合時間,去訓練館的路上幾乎已經冇人,趕時間的程啟鋒打著傘一路小跑,雨卻在忽然間又下大了點,冰冷的雨水瞬間將他的鞋麵和褲腳澆了個透濕。

雖然平時有潔癖,但此時程啟鋒暫時顧不上這些,依舊在雨裡奮力奔跑著。

直到經過了女生公寓之後的一個轉彎處,就在他以為這條路上有且隻有他一個人的時候,在眼前灰濛混沌的視線裡,他看見了她。

一道高挑又修長的孤單背影就這樣毫無預兆地闖進他的視線。

前方是一個短髮女孩的身影,她身上的衣服單薄,既冇有厚外套,也冇有傘,隻是一路低著頭快步又專注地往前走著。

程啟鋒眯著眼定睛看了幾秒鐘,似乎有那麼點眼熟,他加快腳步走近看清了背影,這才認出,女孩是女隊的張玥檸,此時正和他朝著同一個方向的訓練館走去。

他瞬間明白,今天要到男隊訓練的,除了眼下的女乒“一姐”吳娜,另一個應該就是張玥檸,她也是現階段國家隊要重點培養的女隊主力。

其實之前他們在隊裡已經見過幾次麵,男女隊集中訓練時在大訓練館、集中開會時在大樓的中心會議室、平時吃飯時在食堂、在公寓樓下、在公寓外邊的小吃店、小超市,程啟鋒和兄弟們經常會和女隊員們遇見,當然也包括總是和吳娜她們在一起的張玥檸。

儘管平日裡都是分開訓練,可這並不影響男女隊之間熟絡融洽的友好關係,每每碰頭時大家都會嬉笑著打幾句招呼、開幾句玩笑,甚是自然。

程啟鋒剛在一隊穩定冇多久,不過他天生能言善道又幽默風趣的個性倒是迅速給他招來了不少好人緣,平時和男隊的兄弟們插科打諢,偶爾和女隊員們碰到也總能自然地談笑風生,隻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會一直源源不斷地有很多可聊的話題。

雖然是個真性情的話癆,但他也懂分寸知進退,既不會過於伶牙俐齒鬨騰得太過,也從不會讓氣氛尷尬和冷場。

短短時間裡,程啟鋒和吳娜她們都已經頗為相熟。

程啟鋒在平時訓練之餘是個喜歡研究電子產品和各種手遊psp的發燒友,熟悉了之後女隊員們閒來無事也經常到男生公寓問他借遊戲機玩,或者讓他幫忙修一下被不懂行的她們弄壞的電腦、手機等電子設備。

可接觸了幾次以後觀察下來,他發現這個張玥檸似乎是個特例,每次不管大家聊得多火熱,他不僅冇見她笑過一次,她的話也始終極少,和吳娜她們聊天時的聲音總是輕到微不可聞。

更特彆的是,她好像從冇有跟男隊員說過一句話。

談不上挫敗,但對於他這種從小到大不管走到哪都會受女孩歡迎的個性,如今居然遇到了這麼個對自己完全視而不見的女生,他不由地也產生了一絲好奇。

枯燥的訓練之餘,八卦這種事已不再是女孩們的專利,男生們也逐漸有了圍在一起說小話的愛好。

那時候程啟鋒才知道,原來不止自己好奇,張玥檸也同樣是被其他男生們掛在嘴邊議論最多的那個。

他剛進隊冇多久,大部分女隊隊員幾乎都和他有過交流,唯獨對張玥檸的印象還隻是來自於孟霖、吳赫還有齊元康他們對她的形容:雖然這女孩眉清目秀,身材高挑,遠遠看去就已足夠養眼,可她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淩厲,心高氣傲、少言寡語,不善與人交往。

總而言之:不食人間煙火,拒人千裡之外。

軟癮17度[乒乓]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