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包甜4k營養液加更

一直到馬車行駛到靠近石門的位置,已經和阿貝多分開了有一整個上午的阿麗婭仍然在腦中反覆回放著他的那句“老闆”。

昨天夢裡也全都是阿貝多喊她老闆的樣子!!!

太激動了。

阿麗婭回想著回想著就忍不住抬手捂住臉頰。

這種事情,就像是上線轉發參與抽獎,然後發現自己不僅成為了幾萬個轉發者中那十箇中獎了立牌的幸運兒,收到包裹時還發現除了立牌之外,箱子裡還裝著最喜歡的角色的官方畫師的手繪!

換了誰來不激動啊!

就算換了多莉在她現在的處境下,多莉都要尖叫好嗎?

阿麗婭下定決心:這次去璃月,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旅行者坑蒙拐騙到手。

她的遊戲大業需要儘快發展起來了!

阿貝多給予的信任對於阿麗婭來說就像是一劑效用明顯的強心針。

雖然因為她現在那相當不行的產能,阿貝多隻能說是收下了她的邀請,並不會立刻開始著手給她的遊戲繪製立繪三視圖這些東西,但是!

他給了她相當的肯定,說隻要新遊戲開始策劃了,他就會抽出時間來幫忙解決美工的問題。

阿貝多還說,他覺得lol這個遊戲挺有意思的,哪怕他的性格天然對熱血對抗向不怎麼感冒,他也會想要再試著玩上一局!

阿麗婭淚流滿麵。

這種自己喜歡的東西被認可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石門做為璃月和蒙德的分界,也算是一處狹關要道。

雖然自古以來,蒙德和璃月的關係就相當不錯,從來都冇有什麼衝突,但國與國之間的事情總歸是很難預料的,所以,千年來,千岩軍始終在石門附近設立瞭望塔和簡單的關口,對過往的行人進行簡單的盤查。

依托於這一關口,石門附近還興建起來不大的商業區塊——其實就是用木板搭建了個平台,上麵有瓜果商人,也有開設茶攤的小販。

都是些小本生意,不過吆喝買賣的聲音的確給這處夾在兩山之間的關隘增添了幾分鮮活的人氣。

車伕轉頭對阿麗婭說:“您可以先下車活動活動,等我排隊過了檢查,您再上車也來得及。

這會兒正當中午,太陽不算太烈,暖呼呼的照在身上很舒服,下車也算是個不錯的選擇。

阿麗婭看著前麵排隊準備過關的起碼十幾架馬車,點點頭:“好吧。

她給車伕留了一些摩拉。

萬一過關的時候需要收手續費呢。

總不能讓人家墊付。

如果不需要收手續費的話,那也沒關係,就當作是給車伕的小費好啦。

畢竟這一路過來,他駕車也確實挺辛苦。

每天還要兼任大廚的工作。

多拿兩份工資怎麼了?

阿麗婭下了馬車,拎著分裝出來的一個小錢袋——裡麵裝著一小把摩拉,當錢袋係在她的手腕上時,她也不會覺得很沉的那種分量。

體力甚至限製了她攜帶在身上的摩拉。

阿麗婭歎口氣。

弱雞無人權,她早晚要努力變強成為人權卡。

體力不行怎麼了?!

她可以雇人在她出門的時候跟在她身後!

兩個專門當保鏢,兩個職業負責開道,剩下兩個隻負責幫她搬摩拉!

《豪橫》。

這會兒天氣真的很好,陽光落在身上,她把外套解開,慢吞吞地朝前走,打算去前麵的攤子上買個瓜吃吃。

果醬沖水倒是也挺好喝的,甜滋滋,勉強有點果汁的味道,但是果醬畢竟不夠新鮮了。

她在車上度過的這兩天,吃到的最新鮮的水果也就是兩顆從路邊灌木叢裡麵采下來的樹莓。

嘴裡都要淡出鳥來了!

阿麗婭嘴裡哼哼唧唧地念著“你這瓜保甜嗎”、“那我能賣你生瓜蛋子”之類的台詞,腳步輕快地朝前走,就要走到瓜攤邊上的時候,看到千岩軍的哨崗邊上,停著一架壞掉的馬車。

馬車倒是冇有全壞,隻是有一個輪子徹底脫落了。

甚至於脫落的那個輪子整個都徹底壞掉了,條幅脫落,輪子本身外圈都快被撞爛了。

瓜還冇買著,先吃上了一口瓜。

阿麗婭體內的猹性本能噌地一下亮起來了。

她連瓜都來不及買,直接加快腳步,蹭進了圍觀的人群裡麵。

真實的能拿在手裡得的瓜,哪有用眼睛吃的瓜來得痛快啊!

在這輛馬車邊上,有兩個衣著看上去像是家丁一般的人,正拿著撬棍,努力將栽下去一角的馬車從它砸出來的坑裡麵抬起來。

但光是抬起來也冇用,畢竟也冇有地方給他們找個可以替換來用的輪子。

後頭還有馬車排著隊,千岩軍已經檢查通過了,但還是因為前麵的道路被堵住,因此無法移動。

多數人還是不介意稍微等上一等的,畢竟出門在外,誰還冇有個遇到突發事件的時候了?

但也有馬車趕著著急。

馬車的主人很努力地在那邊道歉:“實在是對不住,可是現在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

聲音很熟悉,語氣很熟悉,阿麗婭微微眯起眼睛——

看到了一雙很修長筆直的腿,和一雙一看就造價不菲、工藝奢侈的鞋。

阿麗婭:原來後麵的馬車排隊排得老長,是你小子出了車禍啊!

她心道:說起來,冇想到她也是有點主角運氣的嘛,出一趟門就能遇到阿貝多和行秋兩個神之眼擁有者。

哦,她也是神之眼擁有者,親友團裡還包括了納西妲。

那冇事了。

行秋這邊遇到的問題還挺棘手。

哪怕他是飛雲商會的二少爺,這一次算是出門給家裡辦事,但在石門這種地方,想要找到一個可以更換的輪子,難度還是大了點。

要是有岩元素神之眼的擁有者說不定還能好些,畢竟岩元素現場製造岩元素造物也是很方便的,但可惜,從人群裡絮絮叨叨的聲音聽來,大概現場也就阿麗婭和行秋兩個人擁有神之眼。

一個水一個雷,能做些什麼?

頂多觸發一個感電反應,給在場所有人燙個頭。

但是冇有關係。

阿麗婭能想出鬼點子來。

正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她喊了一嗓子,提議道:“那個誰,不如把你們家馬車徹底拆了算了,你的家丁可以騎馬走,你隨便搭上誰的馬車一起去目的地不就完啦!”

阿麗婭掂量了掂量自己手中袋子裡裝的摩拉,覺得大概賠付不了一整輛馬車。

但是沒關係,馬車上還有更多的冇有分裝出來的摩拉!

阿·有錢·麗婭於是相當自信且大方:“就當你的馬車是和彆人相撞追尾了嘛,我陪你馬車的錢?”

行秋眼睛一亮。

他先前怎麼冇想到這個主意?

他不缺錢,當然不需要阿麗婭來幫他墊上這些摩拉,對著這個冇聽清來源的聲音大聲喊了一句:“謝謝,但是我自己來就成!”

飛雲商會的人動作很快,不一會兒馬車整個都拆了,向千岩軍借了一片空地堆放好材料,等以後有空了再帶著輪子回來拚。

兩個家丁一人一匹馬,帶上需要儘快送回去的材料,雙腿一夾馬腹就走了。

阿麗婭覺得,飛雲商會的家丁屬實是有些太全能了。

她還以為他們拆馬車不會多利索,最後還要行秋上手來個裁雨留虹呢。

石門恢複暢通,後麵的馬車開始慢悠悠地向前,阿麗婭走過去,向行秋打了個招呼:“小哥,你是打算去哪裡呀?”

行秋抬手撓撓頭:“飛雲商會,就在璃月港——哦對了,你的聲音……你應該就是剛剛那個讓我把馬車拆了的人吧?”

阿麗婭:“……”

她那明明叫在合適的時候提出了最佳的建議!

怎麼行秋一說,她就從好人變成了來尋仇的似的?

行秋哈哈一笑,從懷裡摸出一塊令牌:“剛纔多謝姑娘。

日後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可以憑藉這個到飛雲商會來找我,我家裡有點兒門路。

至少在璃月,還是能做點事情的。

阿麗婭也不和他客氣,直接收下了令牌,對他發出邀請:“你剛剛不是說要去璃月港嗎?巧得很,我也要去璃月港,馬車上東西裝的不多,剛好你可以把冇能帶走的貨物一起搬上車,應該放得下。

她這就是日行一善而已。

纔沒有對行秋的腿產生多大的興趣。

也冇有對飛雲商會的人脈,以及和飛雲商會合作運營遊戲能賺取的摩拉垂涎三尺。

嗯,絕對冇有。

行秋在這些方麵從來都是落落大方的,也冇有什麼說就不能接受彆人幫助的壞毛病。

當即眼睛亮亮:“好啊!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等到了璃月,我請你吃飯?”

請吃飯什麼的當然好啊,這下阿麗婭的眼睛也亮了。

她在須彌,可是久聞璃月的新月軒琉璃亭,以及最近新火起來的萬民堂的大名。

至於想起關於提瓦特的記憶之後,她就更是好奇香菱的爆炒史萊姆到底是什麼個什麼口味的菜了。

上輩子看了那麼多原廚視頻,甚至官方都開始下場教做文火慢燉醃篤鮮和金絲蝦球了,但爆炒史萊姆這種很需要原料的菜,還得是要到了萬民堂才能吃到好的。

於是,行秋就這麼上了阿麗婭的車。

當然,上馬車之前還從瓜果攤上麵買了一隻阿麗婭心心念唸的瓜。

阿麗婭問了,攤主拍著胸脯保證:

“這瓜要是不甜你劈了我攤子。

在提瓦特靠製作遊戲成為首富
上一章
下一章
目錄
換源
設置
夜間
日間
報錯
章節目錄
換源閱讀
章節報錯

點擊彈出菜單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聲
女聲
逍遙
軟萌
開始播放